您 好!欢迎访问定海新闻资讯!今天是
您现在的位置:定海新闻资讯 > 公告公示 >

从清代李澄渊所绘《玉作图》,看古人如何制玉

       

  来源:收藏国际

  此《玉作图》由清代李澄渊所绘。画册共含十二幅彩绘图,记录描绘传统制玉的主要步骤:捣沙、研浆、开玉、扎碢、冲碢、磨碢、掏堂、上花、打钻、透花、打眼、木碢、皮碢,每图带有文字说明,册后附回疆采玉地图。此为清光绪十七年序钞绘本。

  此画册不仅描绘了制玉人劳动操作的场面,还将重要工具名称都一一注明。共分为十三道工序,其 “捣砂图说” 和 “研浆图说” 合为一幅,三至十三的十一工序各为一幅,共十二幅。每幅中间是主画面,左右两侧有竖栏各三行,首行书工序编号和工序名。后楷书说明文。

  玉作图序

  目录

  捣沙图说:攻玉器具虽多,大都不能施其器本性之能力,不过助石沙之能力耳。传云,黑、红、黄等石沙产于直隶获鹿县,云南等处亦有之。形似甚碎砟子,必须用杵臼捣砟如米糁,再以极细筛子筛之,然后量其沙之粗细漂去其浆,将净沙浸水以适用。

  研浆图说磨光宜研极细腻黄沙去浆浸水以适用。

  [工具说明]沙浆,黑石沙性甚坚;红石沙,此红沙性微软;黄石沙,性比红沙又软;宝料;为上光用、性似沙土。

  开玉图说:器用聚钢条及浸水黑石沙,凡玉体极重即宜用此图内所画之式以开之。至若玉二三十斤,则以天秤吊之,再用尺六见圆大扎碢开之。论玉之产于山水,其原体皆有石皮,今欲用其玉,必先去其皮,若剥果皮取其仁也,故云开玉。此攻玉第一工也。

  [工具说明]大法条锯,聚钢法条。此黑石沙性极坚硬,盆内是黑石沙。

  扎碢图说碢用木作轴,用钢作圆盘,边甚薄,似刀,名之曰扎碢。用浸水红砂将去尽石皮原玉截成块或方条,再料其材以为器,用冲碢磨之以成其器之胎形。若大玉料体重则以天秤吊之,如小而则以手托之,不用天秤。

  [工具说明]登板,木轴,扎碢,小铁碪,小铁锤,铁碪铁锤皆为收拾扎碢不平整处用。

  冲碢图说碢用四五分或二三分厚钢圈),圈内横以厚竹板,再以紫胶接在木轴头上,用浸水净红砂以冲削其方条玉之棱角,故名冲碢。玉之棱角既去,器形既成。玉体肤上尚有小坳沙痕则宜磨碢以磨之。木碢、胶碢、皮碢以光亮之。

  [工具说明]冲碢,竹板,尾丁,登板。

  磨碢图说磨碢用二三分厚钢盘、木轴,碢形大小不同,约有六七等,既冲之后宜磨之,使玉体细腻。磨工即毕,宜上花、宜打钻、宜掏堂、宜打眼,再各施其工。

  [工具说明]登板,转绳,尾丁,木轴,紫胶接轴处,钢磨碢。

  掏堂图说掏堂者去其中而空之之谓也。凡玉器之宜有空堂者,应先钢卷筒以掏其堂,工完,玉之中心必留玉梃一根,则遂用小锤击钢錾以振截之,此玉作内头等最巧之技也。至若玉器口小而堂宜大者,则再用扁锥头有弯者就水细沙以掏其堂。

  [工具说明]弯子,铁轴,革绦,铁轴,钢卷筒有透沟二三为存细沙。

  上花图说按:玉作上花,具皆用小圆钢盘,盘边甚薄,似刀,名之曰丁子,全形似圆帽丁子,故名之。或用小钢碢名为轧碢。此等具可以随意改作,大小以方便适用为度。凡玉器无论大小方圆,外面应有花样者皆用此等具磨冲以上花。

  [工具说明]登板,铁轴,大小丁子,小锤;为正丁子毛病用;为打丁子入铁轴穴,小碢。

  打钻图说是玉器宜作透花者,则先用金钢钻打透花眼,名为打钻,然后再以弯弓锯,就细石沙顺花以搜之,透花工毕,再施上花磨亮之工,则器成。

  [工具说明]坠,活动木,金钢钻,弯弓,浸沙盆。

  透花图说凡玉片宜作透花者,则先以钢钻将玉片钻透圆孔后以弯弓并钢丝一条,用时则解钢丝一头,随将丝头穿过玉孔,复将结好丝头子弓头上,然后用浸水沙顺花样以搜之,如木作弯锯搜花一样。图内桌上有竖木桌拿子或横木桌拿以稳住玉器。

  [工具说明]横木棹拿,竖木棹拿,钢丝、搜弓,钢丝、弓背于钢丝解开式。

  打眼图说凡小玉器如烟壶、班指、烟袋嘴等不能扶拿者,皆用七八寸高大竹筒一个,内注清水,水上按木板数块,其形不一,或有孔或有槽窝,皆像玉器形,临作工时则将玉器按在板孔中或槽窝内,再以左手心握小铁盅按扣金钢钻之丁尾,用右手拉绷弓助金钢钻以打眼。

  [工具说明]大竹筒内所用稳玉器木具数块。有孔板,大竹筒,铁盅、金钢钻。

  木碢图说钢碢磨毕玉体虽平,然尚欠光亮,即木碢及浸水黄沙、宝料或用各色砂浆以磨之。若小件玉器不能用木碢磨之,或有甚细密花样者皆不可用木碢磨之,则以干葫芦片作小碢以磨之。

  [工具说明]木碢,铁轴,木轴,转绳,登板。

  皮碢图说此系皮碢磨亮上光之图也,确系牛皮为之,包以木碢之上纳以麻绳,大者尺余见围,小则二三寸不等,皆用浸水宝料磨之。皮碢上光后则玉体光亮温润,使鉴家爱之无穷,至此则琢磨事毕矣。

  [工具说明]登板、绳、木轴、皮碢。

  回疆采玉地图

  李澄渊,清代画家,生卒年龄不详。李澄渊与晚清时在中国活动的著名学者英国医生、东方学家卜士礼(Bushell)来往甚密,《玉作图说》就是应卜士礼的请求而做的。